ところでなんで彼女できないんだろ?

ATR/在夏天的街道 to 子夜


@子夜OVO 的中考应援!中考加油!
好久没写nico唱见了如果有bug都是我的错!时间线大概在梦花火之后。
一小时短打。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在夏天的街道 to 子夜
文/花山院

“要去祭典吗?”

起因是Soraru突然的邀约。彼时世界第一的魔法使大人正在Line上向友人哭诉,关于虽然自己写了那么多夏日祭的歌却根本没有去过一次祭典的事情。然后他就突然收到了Soraru的邮件。

怎么办!虽然说很想去,但是也不想去!

Mafumafu的挣扎不到十秒,对面就又发来了一个邮件,终止了他的纠结。

“在你家楼下了。”

万能的天照大神啊性格冷淡的暗恋对象千里迢迢(并没有)地来我家要和我约会(并没有)怎么办在线等好急虽然没有五日元零钱但是有福泽渝吉请拯救我于水火之中!

天月:滚。

于是最后Mafumafu也没有逃脱这个无法逃离的命运,僵硬着同手同脚地出门了。

Soraru果真在楼下,西装革履看上去似乎是准备去开会的样子。Mafumafu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眼自己这身被戏谑为牛郎的装扮,下意识想转身回去换衣服。

“Mafu君,”Soraru仅一声就把面前的大小孩给拉了回来,“上车吧。”

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是”,回过神来时Mafumafu已经端正地坐在了副驾驶。他悄悄偏头小心翼翼地看着Soraru,后者是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的性格,此时正皱着眉盯着前方的红绿灯。

好厉害啊。之前就听Soraru桑说过他是工程师,原来上班的时候会穿这么正式的吗?Mafumafu紧张地捏着裤子的褶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这个自由工作者会不会被嫌弃啊。

“听说附近有祭典,说是有神乐。”Soraru敲打着方向盘,忽然开口让Mafumafu下意识地往后缩了一下。他偏头看了这位小朋友一眼,又重新盯回了红绿灯,继续说:“不想去的话我们可以回去。”

“哎?!不是不是!那个……我没有去过祭典什么的,有点紧张。”Mafumafu连忙开口解释,“说……说起来,Soraru桑怎么突然想起来去祭典的呀。”

这个话题起得原本很有可聊性,奈何对面是Soraru。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刚好看到”,就踩下了油门,把Mafumafu吓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憋死。

日本人喜欢各式各样的祭典,尤其是夏日的烟火祭。连绵的灯火纵然不比霓虹灯令人目不暇接,但也的确令人晕眩。

为了取材,Mafumafu收到过友人发回来的很多祭典的图片,可真的到了那里,才会深刻地发觉,那种热闹,是真的能印证本身有多孤独。

他弯腰拿起一个狐狸面具,发觉与伊东歌词太郎的几乎一模一样,刚想找Soraru吐槽,却发现那人皱着眉站在原地,冷冷清清的模样。Mafumafu不自觉地捏紧了面具的边缘。

“……Mafu君,”Soraru偏头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应该换个衣服过来?”

Mafumafu还没说什么,卖面具的老板就笑开了:“哈哈哈哈还真的很少见穿西装来参加祭典的。前面有卖浴衣的哦,两位可以去看看!”

然而走一半就发现了捞金鱼的摊子,Mafumafu立刻挪不动腿了。两人无语对望了一会儿,Soraru输给了对方那双闪亮的眼睛,主动蹲下来跟老板要了纸网。

从来没有来过祭典的Mafumafu一条也没捞上来。

来过祭典但是不玩的Soraru也是一条都没捞上来。

Mafumafu捂着耳朵假装听不见老板笑着说的“多谢惠顾”,抱怨似的碎碎念:“这一定是加持了某种结界,化身金鱼的某种魔法少女之类的,如果我捞上来一定会养死,死掉了就没人拯救世界了……”

好胜心强烈的Soraru压根儿没管身边的中二病,解开袖口挽到了手肘,一副要和金鱼死磕到底的架势。

Mafumafu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Soraru手中的纸网。脆弱的纸片缓缓地接近游动的金鱼,Soraru专注地控制着手上的力道——没捞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Soraru“啧”了一声,眸子紧盯着那条金鱼准备再来。不忍直视的Mafumafu捂着双眼,透过手指的缝隙看着Soraru,劝道:“算了,Soraru桑,我们去买浴衣吧。”

“不要。”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Mafumafu再接再厉:“这个呢,天月桑和我说过的,这个超——容易破的。没有经验的我们是不可能不可能的。”

“不要。”

Mafumafu:“……”以前怎么没发现Soraru桑这么难搞。

最终他们花了三千日元弄到了一条五十日元买得到的金鱼。

Soraru志得意满地拎着水袋,颇为霸气地递给友人,后者双手接过以表虔诚,还很有眼力地夸了一句:“Soraru桑好厉害!”

闻言,Soraru唇角略挑,似乎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超孩子气。Mafumafu在心里默默地记上一笔。

他们在金鱼摊上耗了太长时间,原本又来得晚,买完苹果糖之后烟火大会已经要开始了。

两人都是成年的社会人了,没有太大找风水宝地的心思,随便挑了块人少的地方准备完结这次夏日祭。

烟火炸裂开时Mafumafu偷偷看了一眼身边的Soraru,后者仰头看着满天烟火,流光溢彩倒映在他的双眸之中,闪闪发光。

为什么要邀请他来祭典呢?

一年之后的Mafumafu已经不会去想这种问题了,因为他忙得要疯掉了。

是哪个混蛋觉得Soraru桑不管干什么都很认真来着?不是Mafumafu哦,绝对不是Mafumafu哦!

“Soraru桑……交音……”

有气无力地看着行程表,Mafumafu跑去打人的心都有,“说真的,你再不交Kain桑来不及后期了。”

那边的Soaru似乎还在忙着,嗯嗯地敷衍了几句之后,终于听到了Mafumafu炸毛的声音:“我要去推特投诉你!投!诉!你!”

“啊,Mafu君,我刚才看到祭典的传单……”

“不去!除非你交音!”

有时候还挺怀念刚认识那会儿说话都怕错字的Mafu。话被电话那头的人打断的Soraru叹了口气,放下了手里的传单。

——END.

评论(6)
热度(17)

© 花山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