ところでなんで彼女できないんだろ?

排瓜/海洋之歌

RPS请勿代入三次元,请勿转出lft平台。

补档。


  海洋之歌

  文/三月十四

  

  西瓜想,排骨是一只向往一望无际天空的飞鸟。

  下一秒,他的脑海里盘旋着一块长着翅膀的排骨,上面还有排骨真人的脸。于是他笑吐了。真吐了。他扶着路灯一直吐一直吐,吐到胃酸上涌,最后变成了干呕。

  路灯一闪一闪,忽明忽暗,照得西瓜一张原本就白皙的脸越发的惨白。

  西瓜不擅长喝酒。他嗓子容易受伤,也不常喝酒。王胖子说,失恋的时候就应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酒过三巡串子一撸你的世界都亮了。西瓜说你放屁,我和排骨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是这么说着拉我们去庆祝的!

  胖子咂着嘴,心说排骨把西瓜的智商拉高了,不好糊弄了。于是他把纸片西瓜从一堆呕吐物里解救出来,轻飘飘地扔进出租车里,给司机念了排骨家的地址,毫无罪恶感地回家抱着被子睡得天昏地暗。

  西瓜隔天才发现自己被卖了。

  昨晚他一边啃店主特地为他做的烤排骨,一边听王胖子谈情感经验人生哲学。西瓜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于是就抱着酒瓶子不撒手了。喝得迷迷糊糊西瓜发现胖子的话题已经从“如何走出失恋”到了“隔壁家的烤串便宜”。

  当时西瓜想,嗯,胖子烤的串没排骨烤的好吃,一定是因为排骨是吃的,胖子不是。

  而如今宿醉的西瓜抱着自己重的跟西瓜似的脑袋,盯着床头柜上的纸条,白纸上的黑字变成了一串串烤肉,在眼前飞啊飞啊。他甩了甩头,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又“啪”的一声倒回床上。他盯着天花板上的灯,觉得这玩意挺黄的,像蛋黄,烤起来应该挺好吃。

  “西瓜,你干嘛呢?”

  排骨略带茫然的声音把西瓜从吃货的世界扯回了现实。他又一次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和排骨相对无言地对视了一会儿,两人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西瓜眨了眨眼,他发现排骨盯着自己下半身,于是他跟着低头看着自己下半身。他想,哦,怪不得凉飕飕的,没穿裤子啊。

  ……

  等等,我没穿裤子?西瓜无言了一会儿。他脑子有点慢,这时才反应过来,举起手看看身上略大的白衬衫,心情难以言喻,“你这个……男友衬衫?”

  排骨显得有点糟心,他仿佛要挥散什么似的摆了摆手,“昨晚你全身都是……嗯……所以我给你换了下衣服。现在我这……没你的衣服。”

  西瓜“哦”了一声,面无表情地问,“那裤子呢?”

  排骨沉默了一会儿,望了望天花板,“都中午了,你饿不饿啊?”

  最后西瓜还是扒拉出了一条勉强不会掉下来的裤子,用力拉了下裤头的绳子,看的排骨一脸纠结,“……挺贵的。”西瓜坦然地“哦”了一声,手中飞快地打了个死结。排骨习惯了,扯了扯嘴角,无奈地揉揉额角,“那咱出去吃?”

  西瓜点了点头表示应允,路过餐桌时看到上面还摆着早餐,应该是排骨出门前给他准备的。西瓜卷着袖口,心中甚至有些发冷地想,排骨对他真好啊。

  排骨选的新居离他们以前的家不远。两人走在路上,甚至遇到了以前的邻居,还笑着打了招呼,邻居家的狗和排骨八字不合,直到现在还一见他就狂吠。西瓜比排骨略慢了一步,慢吞吞地跟在他的身后。

  就跟以前似的。西瓜看着排骨的背影,和三年前的重叠在了一起,仿佛从未改变,今天也只是中午无法决定吃什么,一起出来觅食。

  路过一家白天还未开的烤串店,排骨看了看上面的白纸,转头和西瓜说,“这家店要转让了。你说我盘下来卖烤肉怎么样?”

  一听到烤肉,西瓜的脸色精彩了起来。他在踹排骨一脚和闭口不言之中踌躇了一会儿,翻了个白眼说,“不如卖烤排骨。”

  排骨就轻轻地笑了起来,“谁吃那个啊。”

  我。西瓜恶狠狠地想,随即越过排骨往前走。排骨在他身后“哎哎”地喊着,“西瓜JUN你认识路不啊,跑什么啊。”

  西瓜在一家冷饮店前停了下来。排骨深感不妙,委婉地转移他注意力,“我听说前面有家粥店不错……哎西瓜你干嘛别拉我别拉我……”

  “一杯柠檬爱玉,谢谢。”

  西瓜朝当值的小女生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小女生被闪得屏气凝神,半晌道,“欢迎光临。一杯柠檬爱玉是吗?冰糖如何呢?”

  “抱歉等等啊。”

  西瓜还没开口,排骨打断了他,对着小姑娘笑了笑,扭头对西瓜低声好言好语地劝,“你都一上午没吃东西了,空腹喝这个不好。我们先去粥店……”

  “去冰半糖。”

  西瓜干脆地无视了排骨,对小姑娘开口说。后者懵懵地点了点头,转头对后面的姑娘说,“一杯柠檬爱玉,去冰半糖。——客人,十五谢谢。”

  “噢。排骨,付钱。”西瓜毫不客气地扭头对排骨说。后者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掏出钱包付了。西瓜看着排骨紧皱的眉头,知道他见不得自己这样作。可是关你什么事呢,西瓜事不关己似的想着,反正都分了。

  小姑娘擦了擦杯子,为西瓜插好吸管递给他。西瓜又温柔地笑了笑,说了句谢谢。小姑娘笑着说不客气不客气。

  排骨跟着西瓜的脚步走出冷饮店,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问,“你就不能像对那妹子似的,对我好点?”

  西瓜停住了步伐,没什么表情地回头看着排骨。他看了很久,嘴角渐渐上扬,眉眼弯了弯,就像是对那个姑娘似的,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甚至连声音都温柔了起来,“你刚才说有粥店来着?我们去吃吧,好不好?”

  排骨愣在了原地。他觉得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他张了张嘴想挽回一下,又不知道自己要挽回什么。他伸手夺走了西瓜手里一口没喝的柠檬爱玉,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西瓜任由他丢,安安静静,就那么笑着看着排骨,见后者一直盯着自己,还有点小撒娇似的补了一句,“一口没喝哎。”

  排骨觉得难受了起来。他想说西瓜你别这样,可他说不出口,也不知道该用什么立场说出这句话。

  他最终只是长长地呼了一口气,说,“走吧。”

  进了店,西瓜自说了句“你点吧”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话,盯着桌子上的杯子,像是在放空似的,沉默着。排骨点完单,想挑起话题,又不想看到那样的西瓜,犹豫不决之中,也下意识选择了沉默。

  两人在热闹的店里形成了一种格格不入的诡异气氛。连来上粥的店员也觉得这两帅哥之间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上完就赶紧跑了。

  西瓜的视线从杯子转移到了面前的粥上,就只是那么盯着,没有任何其他的动作。排骨偏过头,试探性地说了一句,“西瓜?喝粥了。”

  西瓜“哦”了一声,缓缓抬头露出了一个柔和的笑,这个笑容渐渐扩大。他起手拆开裹着勺子的塑料袋,语气欢快地说,“我跟你说啊排骨,前几天我胃不太好嘛,我就一直在喝粥。我们那小区的外卖特别少,我就反反复复地吃那几样粥。哎哟看到这粥简直太香了,色香味俱全。——不对我要先拍照发微博,气死胖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排骨接不上话。他难受得难以开口。他不说话,不影响西瓜继续,“我艾特胖子了哈哈哈哈哈。我看到评论说我们姐妹互怼,真是的说什么实话呢。你也拍啊拍啊,我们气死胖子。让他昨晚掏空我钱包。”

  “西瓜。”

  排骨艰难地开了口,原先温柔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他深深地看着西瓜,闭了闭眼,将后者歪头装傻充愣的模样从脑海中挥散开去,睁眼将视线落在了西瓜好看的锁骨处,轻声道,“喝粥吧。”顿了顿,像是要确定什么,重复道“喝粥。”

  “哦,好吧。”

  西瓜十分听话地放下手机,拿起勺子和粥对肛。他吃东西不快不慢,不像胖子似的一口闷,也不像排骨似的细嚼慢咽,就只是普通地,机械地嚼了嚼,咽下去。

  西瓜觉得这粥有点难吃。

  他们以前也来过这家店,那个时候挺好吃的。西瓜咬着勺子想,是不是店主换了啊,都吃不出味道。

  见西瓜咬着勺子盯着粥,排骨问,“怎么了?西瓜?”

  西瓜放开勺子,鼓着腮帮子说,“不好吃。这家店是不是换人当老板了呀,还是厨师换了。根本没味道嘛。要不我让他们放点盐……呃……排骨?”

  排骨从西瓜的碗里挖了一勺,咽下后沉默了一会儿,从自己碗里挖了一勺,递到西瓜唇边,笑了笑,“试试?”

  西瓜的表情有些僵,他张了好几次嘴才成功咬住勺子,将粥咽下去。西瓜想,他好像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粥。

  排骨很慢地问,“有味道吗?”

  西瓜点了点头,诚实地回答,“有。我怎么这么倒霉催的刚好上了一碗没味道的。”

  排骨扯了扯嘴角,西瓜发现他的眼圈有些红,刚想问怎么了,排骨伸手将他们的碗对调了一下,轻声说,“喝粥吧。我喜欢淡点的。”

  西瓜只好小声地“哦”了一下,拿起勺子继续喝。他想,好像味道又变淡了。他意识到了什么,轻轻放下了勺子。排骨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向他,只见后者又盯着那碗粥,顿时知道西瓜意识到了。他抿了抿唇,问,“喝得下吗?”

  西瓜拿勺子戳了戳粥,一言不发地继续吃了起来。

  排骨也不好再说什么,两人就这么安静地吃完了一餐简单的午饭。

  结账时,柜台的刷卡机坏了,去隔壁店借。排骨糟心地对一脸卧槽的西瓜解释,“我才回来没多久,还没兑多少现金。”

  西瓜撇了撇嘴,“资本主义丑恶的嘴脸。”

  排骨无奈地看着他,想着这人怎么就这么可爱,于是上手就揉了一把西瓜的脸。西瓜龇牙咧嘴地拍掉排骨的咸猪手,捧着脸说,“我可是靠脸吃饭的!卑鄙的土豪你居然对我赚钱的资本出手!”

  排骨轻声笑了出来,说,“我养你吧。”

  西瓜愣住了。

  刚回柜台拿着刷卡机的老板也愣住了。他看了看排骨那认真的样子,又看了看西瓜那一脸日了狗的表情,想了想,他比较能理解西瓜的感受。

  在人家一卖粥的店的柜台前一脸淡定地说出“我养你吧”这种风轻云淡的告白词,不,已经是结婚词了的人,到底是多粗神经多不解风情多没情商啊。

  没情商的排骨看见老板回来了,还“喔”了一声,把卡递了过去。老板木然地接过,直到结完账两人走了,他才反应过来,这好像是两个男的。

  算了,男的就男的吧。老板糟心地想,少女心都没了,虽然我是个大叔。

  西瓜的想法和老板没差多少。他的少女心碎了一地。所以排骨问他住哪儿要送他回去的时候,他还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排骨。

  排骨被盯得有些发麻,“干嘛……”

  “什么干嘛!你刚才说什么了!”西瓜磨着牙质问。

  排骨想了想,迟疑地说,“你住哪儿?”

  西瓜一口气没上来,扶着墙奄奄一息道,“不是!上一句!”

  排骨笑了,牛头不对马嘴地说,“西瓜,你这样好多了。”

  西瓜的神情缓了缓,刚想说点什么,只听那个没情商没情调没脑子的排骨继续说,“我说我养你吧,是真心的。”

  西瓜做了一次深呼吸,指着排骨道,“六年前,我去上厕所,没带纸,call你给我拿纸,你给我递完纸后说了一句,你没我怎么办啊。我说,凉拌。你说,那我以后养着你吧。”

  排骨迟疑地点点头,还评价了一句,“你记得挺清楚啊。”

  西瓜气得要说不出话了,指着排骨的手指发抖,“你他妈就不觉得那个场景有哪里不对吗!”

  排骨耿直地回答,“没有。”

  西瓜以头抢墙,“那你也不觉得刚才在人家店门口和我说这句话有哪里不对咯?”

  排骨一本正经地点头,“没有不对。”

  西瓜木然了。他“哦”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排骨终于笑出声,拉住西瓜的手哄道,“别生气别生气。我是说……那个……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别鼓腮帮子,我忍不住想戳。”这话听得西瓜更想打人了,好在排骨赶紧补救,“我没想太多。就是……这么想着,就说出来了。”

  排骨的声音带了笑意,“那,我改天给你补个浪漫点的?”

  “别。千万别。”西瓜想想就觉得可怕,“你指不定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我方,我害怕。”

  排骨可有可无地解释,“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敢故意。”西瓜举起爪子。排骨连忙做乖巧状,“不敢不敢。我这么听话。”

  西瓜无语了一会儿,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嘟囔着,“怎么就觉得那么奇怪呢……”

  排骨推着西瓜往车站走,“乖乖乖。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先。我下午还有事啊。”

  西瓜扭头,“你不是才回来,能有什么事啊?……别推!”

  “啊……为了养你,我得先找个工作。”排骨一脸风轻云淡地说着一般人不会说出来的话,见西瓜还是一脸茫然,笑着解释,“我打算回国找工作……就是,我回来了。”

  听到最后一句,西瓜睁大了眼。三年前排骨去了美国华尔街,而西瓜选择了留在杭州。他们起了很多次冲突,关于未来,关于要不要继续。最后排骨只身一人去了美国,断了联系。两人也就算分了手。

  而现在,排骨说,他回来了。

  西瓜磨磨牙,他怎么就是这么不甘心呢。

  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呢。西瓜心里欢喜,表面是半点没显露出来,非常呆滞地“哦”了一声。排骨抱抱这个身体比脑子反应慢的西瓜,笑着说,“我飞回来啦……不走了。以后都不走了,西瓜。我留在这里,养你。”

  西瓜低低地应了一声。他想说句欢迎回来,可是他没有说出口。他回抱了一下排骨,然后轻轻推开,冷静地说,“你他妈居然在公交车站说这个?”

  旁边等车的人看着他们。

  排骨笑出了声。

  西瓜深感自己遇人不淑。

  两人一起走回了西瓜的家。因为西瓜没有搬走,还住在原来他们的家。那里的布置,装修风格,都还是三年前的样子。

  西瓜站在门口,有些尴尬,抱着手肘,对上排骨的目光,有些别扭地轻声说,“我想,你要是回来……还有个家。”

  “家”字话音刚落,排骨便红了眼眶。他对西瓜一直很好,忙里忙外的,好得过了头。所有人都说他是单方面的付出,可西瓜这个人啊,他对你的好,是倾尽所有的好。他的一切都给了你,坏脾气,温柔的心,清晨的撒娇晚间的抱怨,一切的一切,都给了。

  他从不收回去。

  排骨伸手抱住这只瘦削的西瓜,额头抵着他的肩膀,笑着,有些哽咽着说,“西瓜,我回来了。对不起,我回来了。”

  西瓜有些不知所措,想了想,尴尬地说,“那个……要不我们先进去吧。邻居回来了……”

  ——FIN.

  

  

  此文又名,喝粥喝回来的爱情,再名,教你这个没情商的男人如何追男人。

  我其实想BE的!!!!!!!!!!!!!!

  后来想了想!!!!!!!!

  白衬衫的西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撩啊!!!!!!!!!!!!

  分什么手啊快上啊!!!!!!!!!!!

  好想开车哦可是我不会。

  冷漠脸】

  就这样了不往下写了。

  往下写还能写什么。

  小别胜新婚,三年没见,你侬我侬,欲火焚身,共赴巫山云雨。

  谁爱写谁写,我要去脑补我和瓜瓜的爱情故事了【。

  


评论(7)
热度(47)

© 花山院 | Powered by LOFTER